致36位重要决策者(以及任何关心此课题的人士)的视频讲座

最近,在华府新成立的雷米俱乐部(Club of Remy)和海融传媒(Fusion Media)合作推出一部政论片《为什么我们需要一套“四个中国”战略》,引起很多网友的好奇。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们也诧异,两个中国的事已经让我们头大,怎么又出来四个中国?

本片的主讲人,独立学者剑申鹄博士(Jason Hu),雷米俱乐部发起人,解释说:根据文化基因假说和自组织系统理论的原理,一个社会非常有可能同时存在两套相互对立的文化DNA,或者说两种价值观体系,在推动着两个彼此竞争的自组织过程。

具体到中国社会,可以观察到两套相互竞争的价值观:

  1. 一套是有两千年历史的秦汉体制,以法家的专制残暴和普遍的权力崇拜为主食,以儒家那套鬼话为迷魂鸡汤,浇灭一切自然的新思想萌芽,把中国人圈养在一个无创新无进步的丑陋社会中,王朝循环换汤不换药。这套价值观可称为恶龙系统。
  2. 另外是近四百年前启动的以徐光启为标志的普适价值观系统进入中国,代表了主流文明(世界各地区长期交流融合所形成的更为丰富的文化基因库)对东亚大陆地区的输入。这套价值观可称为熊猫系统。

长期以来,华府对华政策界一直分裂为屠龙派和拥抱熊猫派,他们的错误就是以为中国要么只是恶龙要么只是熊猫,两派互不相让,也有轮流做庄的现象。这两年的情况就是,拥抱熊猫派吃瘪,屠龙派意气风发。剑申鹄的观点却是,恶龙和熊猫其实是同时存在的,所以华府的两派应该合作而不是互相拆台。

恶龙和熊猫是文化价值观的区分,再加上大陆与台湾在政治体制上的区分,我们其实面对着四种中国人、四类不同的中国梦:大陆熊猫,台湾熊猫,大陆恶龙,台湾恶龙。所以,美国对华政策如果想要有效的话,必须对应这四种力量拿出四种不同的应对方式。这就是剑申鹄主张的四个中国战略。这个新战略也必须建立在对过去一百年间历届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究竟有哪些得失的事后诸葛亮式的深度反思之上。本片只是启动一个头脑风暴的抛砖引玉。

本片以介绍高影响力的两本书(乔良的《超限战-灭掉美国的总计划》和白邦瑞的《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作为全球霸权的秘密计划》)和两部电影(国防大学秦天的《较量无身》和纳瓦诺的《致命中国》)开头,引用了目前头牌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国务院政策规范主任斯金纳、和前国会议长金里奇的观点,都强调美国对华政策需要反省与调整,需要一种新的思路,并且怀疑在此之前向世界各国推崇的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观战略是不是有问题?为什么这么多年期望中国走向民主宪政,中国就是不走?

剑申鹄主张,思维规范升级的时间到了。除了要把宽泛的中国概念细分为四支彼此比拼中的力量之外,还建议以下的思路转换:

  1. “西方“对”东方”思维框架,换成“主流文明“对”局部地方性文化”的视野;
  2. “资本主义“对”社会主义”思维框架,换成“创新驱动、自由至上”型社会对“赢家通吃、等级森严”型社会;
  3. “大陆台湾政治经济军事冲突”,换成“局部地区性价值”对“人类普适价值”的文明等级冲突;

若能如此,我们就拨开了“文明冲突论”由定义不清引发的认知迷雾,走出文化多元主义的陷阱,看清文明进步的方向和必要的行动内容。

本片尽量通过举例来定义文化基因和自组织现象,列举出历史上和今天的恶龙文化基因和熊猫文化基因的突出代表人物,目前双方搏斗的情势,并定义了恶龙基因链与共运基因链杂交产生的新怪物:秦共主义(Chinmunism简单说就是某伟人当年说过的“马克思加秦始皇。” 秦共主义有着区别于苏维埃式共产主义的特征,需要找到特别的对付方法。

对于众所周知的所谓一带一路的秦共战略,剑申鹄借用他老师的话点评,不过是为了实现“不战而主东亚”的野心。但是剑申鹄重点警告的是,如果放任恶龙基因的疯狂生长,如果世界进入大规模动乱与战争,那么从恶龙派的一带一路野心后面顺其逻辑派生出的“一洲一湖”(One-Oasis-One-Lake),才是人类更大的恶梦。一洲就是从南中国延伸到整个东南亚的生态还没有被破坏的大绿洲,而整个南中国海终于成为赵家的内湖,犹如当年地中海成为罗马帝国的内湖。既然秦始皇能灭六国而平天下,恶龙派会不会推出一位新秦始皇,灭东南亚八国而再平他的新天下?“人们啊,你们可要警惕啊!”

恶梦的警钟,多敲无害。如果秦共垮台,但是新的建设性力量没有准备到位,人类文明仍然会遭受源于那块土地的巨大灾难。影片提到了王力雄预测的黄祸模式,刘仲敬预测的张献忠模式,以及海外各路英雄主张的各种大乱路径,强烈主张杜勒斯先生提出的“和平演变”并未过时,仍然是那十四亿人民唯一的人性化的出路。

如果世界一切进步力量能够团结起来,能够有效地制止恶龙的滋长,有效地帮助熊猫建设一个和平自由民主文明的新洽安纳国。 在“四个中国”战略框架下,美国及同盟民主国家与中华民国恢复正常的外交关系顺理成章,本星球上一切热爱自由民主的国家都是天然的同盟,这个同盟没有理由不包括1911年成立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目前的中华民国宪法,已经经过了实践的考验,虽不完善,完全可以用于大陆。既然班农先生可以在意大利举办捍卫传统价值观系统的领导者学校,那关心中国命运的全球文明力量,为何不能在海外在台湾,为和平演变的愿景为洽安纳(China)培养一万名年青的民主领导人?

本片在台北爱乐乐团庄严激情的勃拉姆斯《安魂曲》中结束,为观众提出沉重的思考题。抛砖引玉,期待新的思想解放。

Video URL:  https://youtu.be/9qY17LRxASo

Club of Remy:  www.clubofremy.org

Contact information:

Twitter English: @JJH_Eng

Twitter Chinese: @JJH_Chi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