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 | 梁文道:所谓“揽炒”

直到这一刻为止,无论民间,还是部分建制派人士,都还有很多人按照一种不加思索的习惯,形容香港示威人士上街,是为了要表达某种“诉求”。但请回头看看,打从6月9号第一次百万人游行开始,一些学者的调查就已经显示,很多人之所以站出来,根本就不是想要表达什么诉求。恰恰相反,他们似乎认定无论是什么诉求,政府也不可能答应。为什么明知道政府不会有任何让步,他们还要耗费时间和精力,甚至冒着犯法的危险走上街头呢?虽然6月14号,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暂缓”逃犯条例的修订工作,好像给了大家一点点期望,以为这个政府说不定还能听见一点点反对的意见,于是有了后来“五大诉求”的说法。但是我们始终不应该忘记,在这一次延续了好几个月的运动里面,出现了一种香港以前非常罕见的民间情绪。不是为了让政府答应什么,却是最单纯的抗议,一种夹杂着愤怒、绝望,甚至自我牺牲的情绪。它并不期待什么更美好的未来,反而预知毁灭。最能体现这种情绪的,大概就是目前示威者当中仍然算是少数派的人所主张的“揽炒”了。

什么叫做“揽炒”?那当然就是玉石俱焚的意思。怀抱这种主张的人,相信曾经在香港备受珍视的核心价值即将消亡,而香港一切最重要的社会体制也快要倾覆。既然这是不可避免的终局,那么在临死这一刻,他们至少也要让中央政府甚至整个国家陪着沉沦,因为他们认定中央政府就是造成香港今天这个局面的元凶。先不必讨论这种想法是否合理,也可以暂时不用去管这种想法在香港民间究竟有多大市场;我真正关心的,是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达到这个目标。

这种表面上听起来难如登天的事情,只要我们大家看看眼下的现实情况,就会惊讶地发现,它居然出奇的容易。首先就像我之前在此说过的,香港对整个国家的价值,就在于它那非常独特,几乎不可替代的国际地位。所以,只要能让以美国为代表的各个发达国家不再承认香港的特殊地位,并且以香港问题为由抵制中国,再加上对台湾问题的影响等一系列连锁反应,这种自杀式攻击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各界似乎一致认同,要达到这个结果的最有效手段,就是诱使驻港解放军部队出动,又或者逼得正在深圳布防的武警过河入城(当然,现在还得加上林郑月娥动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使香港进入正常法制被悬置的状态)。以最近警方越来越失控的表现,以及部分信奉“揽炒”的勇武派不断升级的野猫战术来看,我可以悲观地说,再这么下去,要出人命恐怕是迟早的事。而不论是哪一方有人遭遇不幸,“揽炒”的结局恐怕就不可避免地要被点燃了。

在我看来,这就是香港这个夏天以来一切事件当中最奇特的一点。那就是所有最理想,最能缓和局势,最可以解决问题的办法,全都变得异常困难。与此相反,最糟糕,最能恶化局势,最容易导致灾难爆发的事情,反而变得特别容易。换句话说,最不符合香港多数人利益,最能伤害中央政府和整个国家,但却又只有少数人才真正渴盼的局面,反而是如今最有可能实现的。我们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呢?

除此之外,我们也可以留意,“揽炒”派可能还不限于大家所知的台面上香港这少数人。不管是在北京、香港,还是国外,都可能有些力量正想改变中国的现况,又或者只是试图趁乱保存既得权益。对于这类人来讲,“揽炒”并不是件坏事。

发表评论